灯塔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共浮生第134章注意态度

发布时间:2019-11-21 08:19:13 编辑:笔名

共浮生 第134章 注意态度

公玉卿随着律浮生共赴惊凉,原以为要偷偷摸摸溜进去,谁想着律浮生竟然光明正大的叩开了人家的门,惊凉族人则摆出了一副似迎接又似迎战的架式。

阴森诡异的环境,连绵不断的冷雨,面无表情身穿白衣的惊凉族人立于其中,像是一大群含冤而死的孤魂野鬼似的。

群鬼之前站着面色不善的凉佘,看到律浮生与公玉卿开口便问:“凉榷呢?”

律浮生淡然而立,淡然而道:“在魔界。”

凉佘板着一张僵尸脸**的问道:“你不是说几日便有结果么,现在如何?”

律浮生淡淡道:“魔君需要一些时间才能下定论。”

“我们可没那么多时间。”

凉佘愈发的不悦了,那股子不耐烦的劲瞎子都能看出来。

律浮生则丝毫不被影响,仍是淡然沉稳的说道:“我能了解国主急于解决此事的心情。但惊凉国之咒由远古延续至今,非但没有减弱反倒愈发根深蒂固,一个延续了千万年的诅咒又岂是几日便可能找出解决之法的?”

凉佘不耐的说道:“几日会有结果是冥王自己承诺的,又不是我族逼迫所致,听闻冥王向来一诺千金,如今看来倒也不可尽信。”

他已经知道律浮生的身份了?

他们早就已经商量好了?

公玉卿好奇之余被凉佘不敬的态度激起了满心愤慨,不等律浮生说话便抢着呛道:“你这人是有毛病吧?他是冥王,不是你爹,不该你不欠你的,答应帮你们这群是非不分的混蛋就不错了,你不但不知道感激还一个劲的埋怨,我看你连脑子被受诅咒了吧……”

公玉卿对凉佘从来从来没有好感,对惊凉一族也没有好感,如果不是因为凉榷的关系,她根本就不会去管他们族中之事。

他们不但残害了无数的生灵,还曾囚禁过她,差点害死她,就是现在,则言等人也还在他们的控制之中。

这么一个可怜可悲又可恨的族群,公玉卿别的做不成,早想臭骂他们一顿了。

以前骂不成,现在有了律浮生在身边,他们又得罪了他,借题发挥再合适不过。

于是公玉卿便骂了个慷慨激昂滔滔不绝,看那架式除非是毁天灭地,否则便没什么能够让她闭嘴了似的。

律浮生心里又浮现出啼笑皆非的感觉了。

知她是借题发挥狐假虎威般的发泄怨气,但还是忍不住生出一丝轻快而温暖的感觉。

不管出于什么立场,她还是见不得他受一丝无谓的闲气。

律浮生在她心里若是君子,那眼前的惊凉一族便是小人。

小人欺君子,公玉卿是忍不得的。

她这厢骂的惊天地泣鬼神的,那厢一袭红衣悄然掠来,死死的盯住了她。

不光九方离被引出来了,就是行动相对自由的则言也慢慢踱了过来,站在惊凉族人身后,九方离身边,目光温暖的注视着她。

九方离微微眯着眼睛,懒洋洋问道:“你说她像不像个泼妇?”

则言摇头,温声道:“不像。”

九方离又道:“你说她是不是对他有意思?”

则言再摇头,仍是温声道:“她心无尘埃。”

在他心中,公玉卿还未曾涉及到男女情爱之中,她所说的所做的,完全是根据自己心中好恶而来。

不过她有如此的做法,倒也说明律浮生在她心里的地位不低。

律浮生是冥王,九方离是妖王,这两位都是神话般的存在,如今见到了,也算是三生有幸了。

如果不认识公玉卿,他便没可能遇见这两位,便是遇见了也不会知道他们真实的身份。

他也不会遇见如此诡异之事。

公玉卿大可不必对他心存愧疚,此番经历对他而言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历练,有惊有险,却并无遗憾。

只是原本他以为两人已够接近,现在才发觉她如天上月,云中雾般不可触及。

如此~便如此吧。

则言淡淡一笑,眼神愈发澄净。

九方离看着则言如月般皎皎的容光

,眼神微微闪了闪旋即又盯上了律浮生。

律浮生负手立在公玉卿身侧,身姿挺拔,眼神沉静,气势雄浑不怒自威,如擎天之柱般不可撼动。

他以为同样的颜色站在一起才是最相称的,现在却发现是否相称与颜色无关。

公玉卿的红被律浮生的身上沉稳的黑色压住了鲜烈,显得娇艳而不张扬。

而公玉卿本身的明艳又降低了律浮生身上的冷峻。

原本高挑的公玉卿站在高大的律浮生身边显得颇为娇小柔弱。

男子强悍女子娇柔,俨然便成了守护与被守护最完美的诠释。

九方离怎么看这两人怎么都觉得不顺眼,干脆粗鲁的扒开挡在身前的惊凉族人,在一双双敢怒而不敢言的目光中,跋扈又慵懒的走到了前方,站到了公玉卿与律浮生中间,扬着长眉低声道:“嗯?怎么不说了?”

公玉卿被他的出现惊的瞠目结舌,哪里还记得要说什么了。

而九方离一站过来,便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他与公玉卿之间关系不一般了。

无他,同款同式的红衣便说明了一切。

九方离要的便也是这种效果,与公玉卿说话的时候还挑衅似的看了律浮生一眼,潋滟的目光透着无尽的得意。

律浮生淡淡瞟了他一眼,随即垂睫露出一丝浅笑,似是觉得他分外幼稚。

公玉卿没发现两人之间的暗流,只是皱着眉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当然是来救你的啊。”

九方离眼也不眨的说着瞎话。

放屁!

公玉卿无声的回了九方离两个字,翻个白眼抱着手臂转向脸色白中透青的凉佘,继续道:“我的话已经说的够明白了吧,你若真想解决事情就拿出个解决的态度来,把该放的人放了,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,大家凡事还有得商量,你若再胡搅蛮缠,大家一拍两散还算好的,结为死仇也不是没有可能!”

“你威胁我?”

凉佘脸色铁青,双眼泛红,神情凶恶的像是恨不得吃了她似的。

公玉卿浑不在意的冷笑一声道:“我用不着威胁你,我说得到的便做得到,不信你便试试。”

西宁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较好
泸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遵义治疗阴道炎费用
上海健桥医院
杭州市下城区中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