灯塔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武汉君顶会关门歇业投资4000万全部打水

发布时间:2019-10-08 20:15:19 编辑:笔名

武汉君顶会关门歇业 投资4000万全部打水漂

昨日,车站路君顶会大门紧闭,一位路过的市民透过门缝张望见习胡冬冬摄

长江(见习耿尕卓玛)春节假期后,多数餐饮场所已恢复营业,被称为“全国三大顶级会所之一”的君顶华悦俱乐部在武汉的会所依然大门紧锁。昨日,获悉,仅营业两年的武汉君顶会已于去年10月停业。

深藏在汉口车站路10号的君顶会建于1917年,是新中国成立前大型跨国企业——亚细亚火油公司买办凃坤山旧居。2011年中粮集团投巨资开始修缮,2012年2月起试营业,是会员制的餐饮、聚会高级会所。

2012年11月曾去过君顶会的蔡女士回忆,偌大的别墅只有6间房,不是有钱就能去

。“入会门槛10万元,更多的会员一次性缴纳30万元、50万元会费。”

昨日中午,按下门铃,2分钟后铁门缓缓拉开。走入院内,别墅大门关闭。一身着米黄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告诉,会所已经歇业

,他是安保人员,也是别墅内唯一的工作人员。

约13时,一名女子从铁门内走出,她告诉,君顶会从去年10月歇业,对于自己的身份,她说“你可以说我是这家公司的,也可以说这是我家。”她表示,俱乐部成立的初衷是推广高档葡萄酒,开业不到两年,当初的投资成本4000万打了水漂。

该女士说,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,生意一落千丈,只能停止营业。

据武汉市餐饮协会统计数据显示,我市高档会所有20余家,多在2010年后开办,大多聚集在汉口沿江大道的老宅或者东湖边。业内人士评价,老房子私密又有格调,过去是圈子与人脉建立的绝佳之地,而去年的廉政节俭风吹走“政宴”,让其遭遇大洗牌。[1][2]下一页调查

我们不是会所

只是餐饮店

君顶会的闭业并非孤例,它是武汉高级会所现状的缩影。

在离君顶会1公里处,曾号称江城人均消费最高的高级会所“拾遗”,人均最少800元,现在也门可罗雀。正是午餐时间,小巷内只有几个到附近小餐馆吃饭的市民。走进拾遗会所内,几个工作人员正在谈天

拾遗会所的别墅原为着名民主人士、银行家周苍柏的公馆之一。修葺后的房屋瓦窗保持典型的欧陆田园风格,屋内的红酸枝靠背椅、紫檀花几据称耗资百万元。看到,在别墅的一楼内展示着各种珍奇玉石,楼梯拐角的吧台上预约单上显示:当日仅有一位客人预订餐位。

一位工作人员告诉,有一桌客人在进餐,正值春节刚开业,处于正常的经营空当期,“平常的生意不受影响”。但在不远处美容院工作的王女士,给出了不同的看法。“去年夏天以前,几十米的小巷基本是拾遗的迎宾道。整条巷子站着一排的迎宾司仪,下雨的时候,他们打着伞,把客人从路边接进来,现在巷子都空了。”

在武昌,关山口特1号是被称为武汉私人会所鼻祖的虹景会

。晚9时到访,会所已关闭。

透过玻璃门,看到旋转楼梯、大吊灯,大厅正中的地毯都透露着陈旧的气息。

在这里做了3年物业的陈师傅告诉,3年前他刚来时,从铁门到会所距离100米的道路上停满了车,常常到了12点整栋别墅还灯火通明。“现在来的人少了,很多人走过甚至都不会注意到这里。”

近期,成都、杭州等多个城市的高档会所纷纷更名为“茶府”“茶馆”。连日走访武汉多家高级会所,发现本地高档会所正自发“去会所化”。

水墨江南餐饮会所在八一路酒店扎堆的地带,院内有一栋栋风格清新的小楼,将自己与周边的普通餐馆区隔开。而现在,会所的工作人员为这种区别无奈,“我们现在不是会所,只是普通的餐饮店。”

该工作人员介绍,截至去年,工作人员流失了三分之一,“客人少所以没有绩效提成,更没有年终的红包了。”他告诉,现在的经营状况只能用“维持生存”来形容。

“现在,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再是那些高端会所,而是附近的湖锦酒店。”他说,目前会所的一桌饭菜价格在1000元左右,与普通高档酒店的价位没有差别,但生意仍一落千丈。

适逢饭点,院内仅停放有3辆车,泊车人员表示这是目前生意的常态。上述工作人员认为,是会所“高大上”的外表让顾客不敢进入消费,年后会所将进行内部调整,进一步向大众消费餐饮店转型。

而位处洞庭街的洞庭一号会所,似乎是会所业一片萧条中的异类。

多次在饭点观察,这家会所门前的泊车点总有10来辆车。据其童姓经理透露,会所的订房率一般有七成,好的时候能到九成。

童经理表示,能良好经营的原因正是,洞庭一号没有延续高端会所的经营方式。“我们最受欢迎的菜品是青椒香干、牛奶绿豆沙、银鳕鱼,这些都是家常菜,普通家宴人均200元就能搞定。”

多位会所经营人员坦承,会所延续高端路线根本“扛不住”,大众餐饮店可能是多数高端会所未来的转型方向。 (见习耿尕卓玛)

原标题:武汉君顶会关门歇业投资4000万全部打水漂

原文链接:

稿源:新华

作者:

前一页[1][2]

分销系统平台
微信如何开微店
裂变分销系统